为其刻薄

圈小并且杂,算个辣鸡文手?
王者荣耀
独雷信白,别的都吃
凹凸世界
独雷嘉金,别的都吃
以上主混,别的多多少少都混
老婆是韩信,老公是刘邦,男朋友是百里守约,本命是孙尚香。
楚留香
华山女弟子,嫖不到小哥哥。
惊悚乐园
杂食!
我永远喜欢封不觉呜呜呜呜呜呜
creepypasta
Tendy天使 Jeff The Killer
安详死亡。
谢谢各位支持我这个咸鱼啦!!
*٩(๑´∀`๑)ง*

无题。(双兰)

*梦见的梗
*断头台 其实是个刀,大概失忆梗。
*大概ooc
*宗教部分瞎扯的
*流程和刑具结构也瞎扯的
*蜜汁文笔
*不喜勿喷

他被迫跪在这里,耳边是牧师的声音。

“孩子,你忏悔吗?”

兰陵王直着身子,摇摇头。

“神赐你的智慧,将所有明白你。神律法的人立为士师、审判官,治理长安的百姓,使他们教训一切不明白神律法的人。”
牧师合上经文,叹了口气。“孩子,你这样灵魂无法升上天堂,死后灵魂会不停游荡。”
兰陵王看也不看他一眼,只是摇头道,“没有什么可忏悔的。”
牧师说不出话。帝王挥了挥手,牧师闭起了眼睛。
“孩子,摘下你的面具吧。”

兰陵王犹豫了片刻后,还是缓缓取下了面具,如女子一般阴柔的美貌让台下看热闹的妇女们开始了窃窃私语。
〈哦呀,倒是有几分美丽。〉
〈竟生在个男子脸上呢。〉

他轻轻将头搁在温热的刑具上。它本应该是冰冷的,由于盛夏的正午的阳光,就连它也不再僵硬了。高温使得刽子手也是昏昏欲睡。兰陵王俯下身子,好让刽子手将他捆起来。因为被光线刺中眼睛,所以他眯缝着眼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昏沉的思维在阳光所投掷的阴影中下沉,他咧了咧嘴。

而在这头昏脑涨中,他恍惚瞥见了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。

啊。那个女人。他注意到那很熟悉。

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?。他想。

在哪呢?。兰陵王侧了头,刽子手已经开始拉动绳索。

在哪呢?。他有些痛苦地皱起眉。刀刃已经到了两米四的高度。

。…

啊。我记起来了。他舒展了眉,嘴角稍微向上扬了扬。

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人。

刀刃落下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——END

通知!!
是这样的。我私藏手机被班主任发现了!他没收之后不还给我了。所以。…国庆一直没有更新。太惨了。以后尽量更新吧,还请各位不要取关啦!爱你们!

评论(3)

热度(16)